寰宇浅作舟,漂泊穿行者。

在由无数泡沫世界组成的多元宇宙中,梦想世界永远是无边浩瀚的汉河里最特别的一颗星辰。她缓缓而行,熠熠生辉,指引着许多天赋异禀的修行者顺利沿着群星铺就的道路,抵达这个灯塔般的世界。

众生六道中,思潮照曦月。

风清月明的漫长岁月中,人类先人穷尽毕生极目远望,试图跳脱宇宙之外,了解梦想世界。佛家认为众生皆苦,万物生灵自六道中往生徘徊、不断轮回,离合悲欢,生生世世;阴阳家笃定天地初开皆为混沌,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是为阴阳调和之道;而隐秘于梦想大陆南部的教派以枫王为唯一信仰,他们坚信宇宙最初是一位巨人,是他用一柄利斧劈断了代表世界本源的枫树……

鸿蒙有传说,邀来星外客。

然而早在梦想世界第一个人类学会仰望星空前,便有【天尊】和【界魔】注意到了这个特异的世界。作为亘古便存在的两种高级文明,它们运用各种曲折诡谲的方式观望和调度着梦想世界的命运,而这一切人类却一无所知。

此刻,在长梦未醒的初始原点——清风村,有一少年正于盛夏难得的凉夜中悄然入睡……天魔彼此掣肘的灾难遥不可及,氏族点燃的火把余温渐冷,这个世界隐藏的所有难解疑题都如同漫天星盘一样未窥全豹。冒险、修行、阴谋、对决……这是一个用爱与梦想驱动的漫长旅途,只有身负侠名的少年才能以一人之力撩动四国的火苗进而影响整片梦想大陆的版图。而在最壮烈豪迈的篇章里,他将立于多元宇宙中最巧妙的位置,目睹无人理解的真相,洞彻决定命运的力量和天机。

无数生灵心怀敬畏、屏息以待,这个少年正将他们引向前方……

万千灯火描摹熠熠星辉,云中玉龙蘸开墨染新月,从西方荒岛到东海之涯,赤手热拳的年代里,短暂如烟火的生命,恰似一颗炽热流星,开局孤勇而最终璀璨。

长袖善舞

人类完全凌驾于其他原生种族的智慧和思维,让他们在梦想大陆漫长的演化过程中建立了最强大的文明体系,荒地开垦、航海造船,人类用自身不屈不挠的意志,迅速在这片大陆开枝散叶,成为在各个领域都有一席之地的种族。

潜能无限

短暂的寿命和羸弱的身体永远是人类的短板,但也正是这种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失去的恐惧,人类总能在危急关头迸发最不可思议的力量,在人类的认知中,他们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力所能及的奇迹”。

人类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0-1500年前,著名的【氏族战争】一役之后,人类祖先流云氏在【天尊】的支持下获得了暂时的胜利,但是这场上古战争的余波至今仍未平息。战争提前促使了英雄时代的来临,能够利用穿行之力的英雄们如同半人半神一般闪耀在这段持续百年的历史长河中,成为一个个近似传说的神话故事。

此后数百年,再无人能够领悟穿行之力,直到云飞扬出现。

云飞扬,既后世记载的【飞扬皇帝】,在他的青少年时期就展现出了令人畏惧的力量,这种力量甚至随着他的年齿日增逐渐变强。当云飞扬三十岁左右时,他掌握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旁人一眼便能看出那不是普通人类靠经验或学习能够企及的高度。作为一个活的传奇,云飞扬身边很快聚集了一批能人异士,而他本人也从未让人失望,他每一次在公众面前现身都像是一场宏大的表演,让观众目瞪口呆的同时更广泛地传播他的名声。关于他的传奇和故事种类繁多乃至互相冲突,流传于世大部分故事都在讲述他的仁德与智慧,但也有一部分不那么上得台面的传说,讲述拥有恐怖力量的云飞扬是多么残酷地对待自己的敌人和朋友。

云飞扬以低下的出身白手起家建立帝国的故事,在人民耳口相传之下变得越来越夸张,即使到了四国时期这些故事依然在乡野传说中经久不衰。云家的【新月玉龙】旗在梦想大陆飘扬了一百九十年,帝国深刻地塑造了后世梦想大陆的形态,即使最终帝国倾颓,也不断有理想主义者和野心家希望重建帝国。

于千万光年中跋涉银河,于千百年月中敛眸微观,时之尽头,星之彼岸,吾辈真正热土。

神格本我

天尊作为直接影响梦想大陆历史发展的两大力量之一,在人类不同时期的宗教中有着各种不同的玄妙映射。天尊作为一个独立意识,和人类最大的区别便是完全机械式的逻辑。在天尊的思维中没有“我”和“我们”的区别,天尊曾经向梦想大陆投放了诸多复制体,但同时,他们也都是天尊本身。

镜花水月

天尊的本体是纯粹的能量体,具备独立意志,所以天尊并没有性别之分,但为了便于和梦想大陆的原生种族交流,天尊往往会变化为被广泛接受的形貌。在人类看来,天尊的男性或坚毅飒爽,或俊秀飘然,而女性往往拥有惊世脱俗的美貌与身材,而这些,不过是天尊的幻化罢了。

天尊介入梦想大陆的初衷和过程早已无法准确探知,甚至绝大部分普通人类都不愿意相信真的有这种轻易支配世界的势力存在。但是机敏深邃的人类学者,还是从浩如烟海的上古典籍中寻到了关于天尊的只言片语,拼凑出了一个模糊的形象。

在上古时期,为了能够让人类快速接受并理解自身的高级文明,天尊选择了通过“显圣”的方式来发展信徒,从而形成人类历史中最原始的宗教信仰。但从本质上讲,天尊只有一个意识,众多的复制体虽然都复制于此,但从人类看来,依旧存在着级别区分:

天尊·始一是纯粹的能量体,它就是天尊本身;

天尊·古贤是天尊复制出的自身,在它的描述器中保存了天尊的大部分意识,通用构造体也与始一相同,但锁死了诸多过于强大模块的接口调用,古贤是天尊在梦想世界的最高代言人。这种机体为数稀少,按人类的理解,可以说是天尊的“长子”;

天尊·陌客也是天尊复制出的自身,他们一般都被赋予了明确地目的目标,描述器中保存着天尊的大部分意识,构造体的功能模块则大多进行了特异设置,与古贤相比可能功能不够全面,但个别功能会超过古贤;

天尊·工作机是天尊批量复制的自身,描述器中的天尊意识比较有限,是被设计出来服从更上级机体执行各种行为的通用机。

月光荣披万物有灵的古道,贫瘠淬炼矫健有力的躯体,烈火焚烧的夜幕里,会有逝者的灵魂响应亲族的召唤,回到昔日并肩作战的荣耀战场。

疯狂饿鬼

作为随着世界熵增和湮灭进而诞生的强大生命体,界魔是宇宙中最自由的生命。随时逸散而不稳定的构成解放了他们的思想,他们在漫长的宇宙游历中沉迷各种复杂能量所衍生的信息波动,他们饥饿地汲取信息,以此为自我满足的“食粮”,并根据摄取的能量和讯息做出各种反复无常的决定,这种决定往往由最积极最疯狂的个体支配。

永世征伐

界魔狂野混沌的存在方式随着发现天尊的痕迹而戛然而止。他们不满意被天尊用精巧微妙的能量通道稳定连接的各个泡沫世界。在界魔眼中,这种失去生命的空洞之卵被抽取了湮灭的结局,也杜绝了新的界魔诞生。悲伤和愤怒让他们发誓永世追猎天尊,维护宇宙熵增涅槃的天道。

界魔拥有着足够与天尊抗衡的强大力量,与人类历史上的乘风氏关系十分密切。但由于不知名的原因,界魔的存在以及乘风氏的真相都从历史记录上被近乎完全抹去了。只有乘风氏的后裔,和野心难填的信徒才能够接近黑暗中心一窥究竟。

在广袤的亚空间中探寻天尊行迹的界魔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梦想大陆。他们同样选择通过影响人类宗教信仰的方式来干预梦想大陆历史进程。界魔们按照自身的爱好,随意捏造各种扭曲的神明,这些神明的事迹也体现出极端随意、无常与残酷的特性。通过拜祭不同的神明(界魔),信奉枫王信仰的人类也就能与界魔们建立精神链接,从而获得不同的力量赐福,但这种基于界魔混沌意志的传输,获得的力量不仅大小未知而且极度危险。

与天尊的化身不同,界魔们在梦想大陆生命前展现的幻象千变万化,或化身无尽狂野的原始猛兽,或成为极其魅惑的肉欲化身,或伪装成人畜无害的寻常动物。通过这些方式,界魔们逐渐了解熟悉着梦想世界的方方面面,而人类却对此一概不知。

在自由中爆破成耀眼星辰,在狂澜中碎裂到宇宙中心,精神触及到终极深处,那里的混沌之光,是湮灭。

骁勇善战

千万年艰苦的荒野生存,让狼族的身体达到了进化的巅峰。茹毛饮血的食肉本能也让狼族在多年的战斗中懂得了如何使用锋利可怕的利爪和尖牙一招绝杀。也正因如此,狼族在人类眼中,普遍留下了凶狠残暴的印象。

万物有灵

狼族信仰万物有灵,日月星辰、山河花鸟无不具有灵魂,所以狼族的祭祀仪式十分频繁。他们拜祭八方神灵,祈求祝福和恩赐。而其中,信仰枫王的宗教信徒在狼族中也不在少数。

世代生活在偏远北方的狼族甚少与其他种族接触,想在贫瘠的荒野中获取足够的食物也绝非易事,所以在荒古年间,弱小的分支氏族被强者欺凌便时有发生,但也正是这种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让狼族从骨子里崇尚英勇无畏的独立精神,对力量的崇拜近乎虔诚。

如今的狼族已经文明很多,除了极少恪守古道或被流放,其他绝大多数的氏族都会参与氏族联盟,他们和其他种族的商人以物易物,用猎物的毛皮或药材换取优质的武器和必需品。狼族会定期举行会议,由推举出来的酋长(人类称其为“狼王”)协调各氏族的狩猎计划等事务。而酋长,总是和力量划等号的。氏族里最年长世故的巫师将被任命为氏族长老,除了给予狼王巫术上的帮助,在宗教面前,长老拥有绝对的决定权。剩下的族人则可以继续细分为 战士、猎人、传讯者、持哨者几类,一同齐心协力的维持氏族的运转。

当狼族死去时,他的同伴会进行隆重的火葬,狼族相信逝者的灵魂会骑乘熊熊火焰在世界上永恒巡弋,并能回应亲族的召唤,与他们并肩而战。

煎炒烹炸胡萝卜,经世游历玉兔心,银铃浅笑的黎明后,凌驾一切的自由将牵起同胞的双手,热烈奔赴最年轻的未来。

智慧幽默

小巧灵活的兔族不仅喜欢亲近人类,还通过学习建立了梦想大陆最年轻的文明。尽管它们没有强健的体魄和引以为傲的攻击力,但是智慧的头脑总能在关键时刻帮助它们度过一个个难关。而乐观幽默的本性也让兔族只要凑在一起便欢闹不断,状况百出。

民主自由

作为在梦想大陆漫长的历史更迭中脱颖而出的主要种族,兔族开放自由的特点让它们极早便形成了民主的氏族传统。由大大小小家族组成的兔族议会会推选最强的家族族长担任议长,虽然议长的权力十分有限,但是无论议题大小,只要涉及兔族整体,势必会在议会上进行表决,而每一个独立家族都享有公平的投票权。

虽然兔族的种植能力十分出众,但和繁殖力相比还是略逊一筹。成群结队出生的兔宝宝曾经让黎明镇一度混乱不堪、拥挤嘈杂。但是兔族议会奇迹般的通过了一个议案:游历成年法。议案提出,每一个符合条件的年轻兔族,都需要离开家乡黎明镇,前往梦想大陆任意地方游历生活。也正是这项听来十分草率的决定,让兔族与梦想大陆的联系越发紧密。

兔族自由民主的议会机制一向享誉梦想大陆,但是兔族的另一项规定却使议会陷入僵局,那便是自由否决权。即使是多数家族同意的议案,但凡有家族使用自由否决权反对,那么议长就需要重新组织议会制定议案,然后周而复始,论证不断……当然也曾有家族提出取消自由否决权,但是这一议案很快便被部分家族动用自由否决权否决了……

兔族的某些行为在外族看来经常匪夷所思,但兔族的宗教信仰或许更加荒诞搞笑。在经过无数次提案后。兔族达成了一个古怪的共识,完美的兔神应该是一对亲兄弟,大哥狡猾又强大,二哥强大又狡猾……

可以看出,兔族母系氏族的生活习性在信仰方面,还是受到了其他文明的影响,从而创造出雄性气质明显的神明。在后来的发展中,这种二哥信仰在自由开放的环境中越发接地气,从而形成梦想大陆相对独特的文化,而年轻的兔族,对此深信不疑。

暗夜漂浮的萤火,晴空翻飞的灵体,当沉睡的双眼缓缓睁开,意识萌动之处,万籁静待绽放。

纷繁复杂

梦想大陆异族众多,生性残暴的牛妖虎怪可能为害一方,友善温和的精灵仙子也可能造福人类,它们有些尚未开蒙,有些却已具备相对完整成熟的意识。林林总总,脉络庞杂,荒原密林和幽谷深潭,皆是它们栖身之处。

浮想神秘

异族或许是梦想大陆最神秘的部分,千百年来,异族新物种层出不穷,很少有人将此完整绘录归纳成册。正因如此,异族在世人眼中越发神秘,令人浮想联翩。在历史长卷中,它们是否也有着属于自己的辉煌一页?在氏族战争中,它们是否也勾连因果牵动战局?这些生灵在无人处摇曳生命磷火,悄然影响着梦想大陆的命运……

道家

道家广泛地影响着整个人类社会的所有思想流派,阴阳等流派本身就是道家的分支,儒家的先贤受到道家诸多影响,而佛学在会昌法师一代也汲取了大量的道家思想作为内核。可以说,道家虽然不像教晚出现的儒家深入人类的政治生活乃至行政系统,但它对人类的精神生活有着根源性的影响。

与力量来源的传说多种多样的巫觋不同,尊奉【道】的施法者相信它是宇宙唯一的终极规律,所有的施法者力量来源莫不是道。在帝国建立初期,从巫觋演变成的道家施法者身上有程度很深的去政治化印记,修道者对自身的施法者能力锻炼的重视,远超过对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的关注。

选择【道】作为自身信仰的施法者普遍倾向于将凡俗事物抛之脑后,对飞升与“长生不灭、无所不能”的追求上升到一种哲学高度。这种超凡态度使得帝国早期对道家思想的发展和传播不以为意,一般的修道者也很难想象帝国中期道家思想将会成为反抗帝国统治的武器。

在皇室失去执政合法性的帝国中期,自然灾害与偶发的诸侯兼并战争让民众苦不堪言,信奉道教的诸侯国门彼此联系,煽动民众们和他们一起反抗帝国统治。在这场被称为【道门动乱】的席卷天下的大起义中,道家思想中的“天人感应”用来将自然灾害归咎于“忤逆天道”的皇室,“五德终始”用来暗示帝国统治的衰颓。动乱结束,部分教徒和信奉道教的诸侯被流放或转封到边陲地区,道教信仰在意识形态混乱的帝国南部边陲开花结果。

阴阳

阴阳家是道家支脉,其思想受到早期道家思想家的很多影响,乃至其最主要的“阴阳调和”思想亦是源出道藏。相比传统的道家学者和思想家,阴阳家的施法者在更深的程度上类似专业法师,对“阴阳”“太极”的理解都为了辅佐施法而服务。

与或多或少参与政治活动的其他流派截然不同,阴阳家作为施法者更加纯粹,其对道家思想的了解很多程度上都是出于实用目的。在帝国建立之后,数学得到极大发展,一些阴阳家开始将学者对于数学的理论用于施法并在法术研究上不断获得新的进展。最受世人瞩目的是他们对太极八卦的研究,在后世被认为具备很高学术价值。

阴阳家施法者在外观上的显著特征是八卦盘与太极图的装饰,但因为道家也有大量类似的装饰,普通百姓很容易混淆两者。阴阳家的独特身份使得这类施法者在很多时候愿意担当早期自然科学学者的资助者和保护人:追求【道】的修道者或道家诸侯可能对勘测山川地形不屑一顾,而阴阳家则愿意为从事这类技术工作的学者提供便利乃至实际上的保镖工作。

尽管本身的研究与哲学相去甚远,但阴阳家往往因为他们对早期自然科学的紧密联系有一种职业自豪感,他们也很愿意以专家的身份参与到社会生活当中去。

佛家

佛家又被称作【释家】,与其早期主要思想家的名讳有关,但具体已不可考。其他思想流派大多源出自上古时期的巫觋,佛家思想却是在诸氏族联盟后期产生的,纯粹源自思想家苦思冥想的流派。

最早的佛家思想家被称为【佛陀】,佛家经典中主要记录佛陀关于“摆脱欲念,超脱轮回”的诸多教诲。佛家的主要特色即是将物质世界的一切感受与悲苦视为虚妄,允诺信徒一个没有痛苦的彼岸世界,这种思想在深受饥馑和战乱之苦的中下层民众中有巨大的吸引力,导致佛陀开始著书立说后佛家思想就在梦想大陆爆炸式的发展。

佛家尊奉独特的神祇体系,例如佛陀菩萨、天龙八部等,这些神祇大多源于早期的自发宗教,而这些自发宗教原本的受众可能已全部改信别教。这就导致佛家因为其神祇体系和独特的名词、称谓,常常被帝国领内的百姓视为一种外来宗教。佛寺独特的外观、佛像、佛教独特的仪式、沙弥比丘的戒律等,让佛家对普通民众来说有一种独特的疏离感。

佛家施法者往往通过顿悟、诵经、呼佛号等方式激发心印,辅以相应的口印和手印完成施法。在会昌法师之后,很多佛教信徒尤其是加洛国的佛教徒,相信佛家施法者的力量来源是会昌法师转世而成的【迦楼罗王】。在其他地区,佛教施法者则遵循正统,相信自己能够施展法术,源于自己根绝欲望看穿虚妄的能力。佛教施法者除了在加洛地区极受尊崇之外,在别的地区并不受当地百姓特别的好恶。

巫觋

早在四国时期的数万年前,梦想大陆上的人类就产生了最早的自发宗教,通过自然力/原始崇拜来阐释世界运行的规律。在这种原始宗教中主持祭祀、占卜仪式的,男性被称为巫,女性被称为觋,【巫觋】的称呼就这样沿用下来。在这个阶段,距离后世非常重要的儒释道等思潮诞生还有很长时间,梦想大陆上的所有施法者几乎都是巫觋,或者至少与巫觋相关。

巫觋作为原始文明时期的祭仪主持者,很多时候担负帮助族人阐释和理解世界的职责,而泛灵论/自发宗教的世界观是原始文明时期大多数巫觋阐释/理解世界的方式。

鉴于这种世界观来源的多样、不确定性,巫觋的力量也表现为非常多元和非常混杂的力量:有时展现为原始的巫术,有时模拟上古传说中的神力,有时则表现为受到强化的古代医学。一个强大的巫觋会把这种多样性发挥到极致,蛮荒原始的力量在他/她的心印、手印、口印强化之后,按照巫觋的意愿喷涌而出,保护/救治朋友或是打击敌人。

头戴动物、神祇面具,涂抹油彩,手持法器是巫觋在边陲与山区中常见的形象,比任何一个施法者流派都更加接近于氏族战争时期那些半人半神的英雄。除了天宁地区,普通民众对巫觋一直保持畏惧态度,因为巫觋与枫王信仰的关联性而排斥巫觋。

儒家

儒家出现得稍晚于道家,脱胎于氏族时期的巫觋,从它出现开始就同时影响着人类社会的世俗生活和精神生活,人类品格中最高尚的一些无疑就出自儒家的影响,无怪乎很多人类将儒家视为人类最重要的思想流派。

儒家施法者认为自己的力量来源于【天】,如同君主“受命于天”,天对于他们来说既是世界的本源、力量的来源,又是精神上的彼岸世界。

大量的儒家学者进入帝国/诸侯国的行政体系,担任顾问/实际工作。进入帝国政府的儒家学者在整理历史的过程中发现了大量有助于他们分析理解氏族之战时期真相的记录,很多儒家思想家被这些记载反过来影响,他们转而认为早期儒家思想家追求的【天】实际上就是氏族战争时期中暗中支持流云氏的天尊。尽管与事实相去甚远,但儒家可以说是目前所有思想流派中对天尊、界魔乃至【穿行者】了解最多的思想流派。

儒家施法者的施法模式源出巫觋时期心印、手印、口印相结合的方式,但与巫觋不同的是去掉了大部分自发宗教的印记,转而与人类社会的文化生活相结合。一个崇奉儒学的施法者可以通过吟唱诗歌、登临偶感、诵读经典等方式激发自身的心印,转而与对应的手印、口印结合,施展出足以影响物质世界的精神力量。

儒家施法者相对传统的施法者形象,更加世俗化,更像是诗人或学者。这样的形象加上帝国政府一直以来对儒家的推崇,让儒家施法者在普通民众的心目中地位极高,硕学鸿儒无论其本身的施法者水平如何,都同样地受到民众敬仰和畏惧。

剑法

根据时代的不同,剑法的特点也大相径庭,古剑派剑意凛然,生而为杀。承平时期发展的剑派则更为重视见招拆招,灵活精巧。习武者信奉的不同信仰也深深影响着剑招的发展:道家剑法讲求刚柔共济,形意气神具备,佛家剑法则讲求活人之剑,杜绝各种阴损招式,蔚然一股大家风范。

各种剑术发展至当今时代,特征更加细腻繁多,根据剑路,风格,攻击部位的不同有着极为多样的分类,因而各种剑派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使人有目不暇接、习而不绝之感。也正是因为如此,习剑的江湖侠客才得以在厮杀切磋中剑如飞凤,千姿百态,随心所欲,得心应手。

纵观各大剑派,可以大致将剑法应用归纳为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云、挂、撩、斩、挑、抹、削、扎、圈等形式,具体到单独的招式则大都重意不重形。同样的招式,同样的目的,在不同剑客手中可能会有不同的演绎。

剑法招式艰深,难以练习,常人难有成就,因此除开某些沽名钓誉之辈,选择持剑闯荡江湖的侠士大都背负惊人业绩,不可轻视。

刀法

从古至今,江湖中用刀之人最多,成名的刀法门派却最少。就那为数不多的门派而言,刀法路数也有非常明显的共通之处,这与刀这一武器本身的特质息息相关。刀之本质,仅有斫砍劈勒而已,其他各种套路演化,都是万变不离其宗。刀法之精要就在于雄浑豪迈挥如猛虎,大开大阖令人难以招架。

但江湖之大,武学之深,也绝非一言可以蔽之。除开寻常的大路刀法,也有不少能人异士,奇侠怪客,独辟蹊径,另创刀法路数,以求纵横江湖。这些野路刀法知者甚少,名声不显,或阴险毒辣,或快如飞剑流星,或刀走绝路铤而走险,令寻常武者防不胜防,常常被制。这类招式大多与修习者本身条件或使用场景息息相关,很难简单流传。因而普通的刀法修习者大都会从大路刀法开始修习,苦练基本功,有所通达之后,再结合自身喜好和实际需求,努力参悟适合自身的独门招式。

与剑派相比,由于习刀者鱼龙混杂,刀法大都勇猛狂放,刀派带有一种明显的草莽之气,但刀剑之间绝无君子侠盗的高下之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刀代表着更普通平民的侠客理想,惩恶扬善追求正义,并没有什么身份要求。

笔法

笔作为武器其源流较为复杂,与刀枪剑等源自人类的狩猎、军事生活的早期武器不同,笔在帝国后期才出现,目前普遍认为笔脱胎于征讨枫国时期流云氏部分英雄使用的双短枪。

笔的招式和架势很多师法于军队的双短矛,但武术家们将短矛的尖头改为菱形的钝器:民间武斗需要控制伤害程度,且没有军队中那样经常面对披甲敌人。笔这种武器初步定型为兼顾挥击和刺击的短兵器,因为它在未经过训练的使用者手中如同一根金属短棍般难以发挥战斗力,因此帝国政府对笔几乎没有进行任何监管。这种难以引起执法者注意的武器在稍加训练后就能发挥匕首和短刀一样的杀伤力,使用者还能通过力度控制来控制伤害,这些优点导致笔极受民间武装团体的欢迎。

【笔】这个称呼一开始只是描述其外形与日常生活中的书写工具毛笔相似,但潜移默化之下不断有既擅长书法又精通武术的高人将书法融入到实战中去。一开始这种行为纯属兴之所至,直到帝国中期出现了一位书法界的大宗师,将狂草书法与实战结合得浑然天成,以一杆铁笔击败了数位使用刀剑的高手。这位大宗师在书法界开宗立派影响深远,而其开创的铁笔流派对民间武术更是震动极大。自此以后大部分笔的使用者都或多或少将书法融入兵击,难免有很多矫揉造作之辈欺世盗名,但这种积极的钻研势头确实将铁笔战斗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拳法

拳法历史悠久,积淀深厚,即使是修习其他兵器流派的侠士也常常需要习得拳法一招半式用以近战防身,因此兴盛的拳法门派众多,套路也各自迥异。

当今拳法流派大致分为内家外家两大分支。外家多为继承古拳法之战技,以刚猛为主,硬打直锤,加以力度极大的肘击,掌批和抓取,以损伤敌人躯体为制胜手段。内家则专注见招拆招,脱力卸力,专攻敌人“拳眼”穴道,以求暂时瘫痪麻痹敌人。

无论内外家拳法,都需要揉身而上,近战接敌,全身投入刀光剑影中寻求胜机,这种武学之道带来的心理压力巨大,修习之人经常戾气缠身,举止暴烈,容易伤人为祸。因此各大拳法门派在教授制敌招式的同时,都会重点引导弟子静心修身,戒骄戒躁,追求形意上的轻松随动,以求全福。

这种苦修自身心境的武学理念传授常常与各种宗教信仰紧密结合,以使修习者便于理解,因此佛门、道门中都涌现了不少颇有成就的拳法大师。

暗器

与其他武器流派不同,江湖中存在且仅存在一个极为隐秘,规模未知的暗器流派,并没有过多的分支。各种修习暗器者通过各种门径最终都会接触到这个流派。流派之内的成员来源复杂,黑道白道均有,彼此也并不会有过多交集,通常只会就一些具体业务冲突进行“交流”。流派的领导者也并不负责传授技艺或是协调成员纠纷。只会监控某些修习暗器者的“过火”行为,避免这些恶人引火烧身影响整个暗器流派的命运。

其他武器流派都会传授一些抵御克制暗器的技巧招式,一般而言如果没有家学传承或特殊际遇的普通暗器修习者大多通过这种方式初通暗器招式的门径。随着深入研究,对这些克制暗器的招式进行反破解后,暗器修习者对暗器招式的手段路数会有进一步的了解,一般而言,到达这个程度的暗器修习者或主动或被动都会了解到暗器流派的存在。通过认识更多的同行,对暗器修习也会有进一步的了解认识。

枪法

作为攻击距离最长的军用武器之一,枪在开阔地形上迎敌有极大的优势,可以在敌人的攻击范围之外压制和攻击敌人。

枪术的流派众多,但主要分为铁枪和木枪两种:前者使用柔韧性较差的金属作为枪杆,优点在于较大重量在转化而成的势能可以轻易刺透装甲,结阵挥击时也能造成更大的伤害;后者往往使用柔韧性延展性极佳的木杆,能够灵活地以首尾迎敌,对体力消耗也更小,缺点是在激战中如长矛一样有可能折断。

民间的武者群体中流行枪术尤其是软枪,与其便于制作保存有关。作为矛的演化武器,一杆基本的枪只有枪头需要铁匠制作,枪身依靠便于取材的木料即可完成,比刀剑等消耗大量金属的武器成本更低。

枪法名家讲究“枪如点线”,既出枪时沿身体纵轴出力,枪尖以最短距离高速刺击。在名家手中,一杆长枪刺出时有如潜龙入水,即使是最常见的直刺躯体也因极高的速度让对手无法防御;激战之中,枪头枪尾都是打击敌人的武器,虚实奇正与兵法处处暗合。而对于未受训的普通人来说,一根难以挥舞的尖头木棍完全无法增加多少战斗力,这也让帝国政府对枪的管控力度远远低于刀剑。曾经有枪法名家手持长杆扮成乞丐,将枪头藏在食盒中躲过检查,然后凭借临时组装的长枪掀起血雨腥风。

逍遥侠  战士  ·  剑法

天涯海角游江湖,举剑在手论逍遥

清风村少年,自幼与霹雳火、炎如风毗邻,三人相交甚好。虽然出身平庸却资质不凡,幼年与剑法宗师的奇遇使得第一次接触到正宗剑法,经传逍遥剑谱,十余年修炼后剑法造诣非凡,出招写意如蛟龙贯海,变幻万千。渴望游历江湖自在随心,一世逍遥是最大的愿望。

霹雳火  战士  ·  枪

烈焰豪情立长刀,粉身碎骨心无悔

清风村最英勇无畏的少年,一杆银枪耍得笔走龙蛇、寒芒乍现。少时偶遇浪迹江湖的拳法宗师,又习得了一套内家拳法傍身。为人热情豪爽,平生最爱打抱不平,唯一心愿是通过斗战金仙的选拔提升武艺,在梦想大陆上扬名。

云无心  法师  ·  道家

云卷云舒观鹤影,悟道山水不知年

帝国皇室遗脉,云氏直系后裔。身为云飞扬后代的云无心生来便肩负着光复川国的伟大宏图,然而他生性淡泊宁静,超然物外,对道家学说有极高的领悟天赋。云无心自小喜静,细观万物,明察秋毫,沉稳清雅的性子深受同门师友称赞。

风铃儿  战士  ·  刀法

刀锋偏冷风清远,不让须眉闯世界

清岚国风族小女儿,自幼巾帼不让须眉,立志行走江湖成为一代女侠。师承叔父,一手清岚刀法使得如同星空曜月,但始终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日常喜欢和逍遥侠切磋,约定江湖不改,携手不散。

千幻蝶  术士  ·  阴阳

蝶舞翩然云入梦,倾吐风月诉天真

天宁国千幻世家出身的她自幼便开始修习家族秘法阴阳术,与师姐紫嫣然共同承教门下虽然生性善良纯真,却极擅长逆转生死的精密法术。千幻世家对阴阳秘法与生俱来的领悟力多年来受到各方觊觎,千幻夫人爱女心切,曾将幼时的千幻蝶带往清风村暂居,期间与霹雳火相识。后来千幻夫人带千幻蝶飞往天界苦心修炼阴阳秘法十余年,终得大成。

淡清秋  法师  ·  道家

灼灼飞花落广袖,一舞倾城锁清秋

永泽城两朝贵族的唯一千金,家族历经川国分裂和南遥初建的动荡年代,如今根基稳固,不可撼动。淡清秋自幼养尊处优,性格柔弱,却天生对灵力异常敏感,也因聪慧清雅的气质被道法宗师看中,为强健体魄,家族遂同意修习道法。拜入师门后便表现出相当明显的道法实力,而日益强大的法术感知力也使其心性越发敏感多情,渐渐凝结成一段萦绕不去的愁绪。

角色展示